秦王政车裂嫪毐以后,幽禁的赵姬为何却被放出来?是谁救了她?

2019-12-12 10:09:08 来源:www.bjyglc.net 作者:

嫪毐是秦王政母亲赵姬的男宠,由于得到了赵姬的充分宠幸和宠爱,嫪毐也是一天天的坐大,最终被封为长信侯,而且还拥有山阳为其封地。

可是嫪毐本身并没有任何政治智慧,最终走上了想要取代秦王政的不归路,结果被刚刚举行完加冠礼的秦王政一举剿灭,嫪毐本身也被秦王政车裂而死,其下的党羽也被秦王政一一处置。

 

嫪毐被秦王政车裂以后,由于自己的母亲实在是太不像话,纵容嫪毐,差点让整个秦国大乱,而且还和嫪毐有了两个私生子,最要命的是,赵姬曾经还和嫪毐商量过这么一件事:假如有一天秦王政去世,那么就让赵姬和嫪毐的孩子继位,成为新任的秦国国君。

与太后谋曰:“王即薨,以子为后”

这对于秦王政来说,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实在是难以容忍,如果说纵容男宠嫪毐,让他享受荣华富贵、赋予他权利,还不足以致死,那么秦王政作为赵姬的亲生儿子,赵姬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因此当秦王政车裂了嫪毐以后,立即决定将自己的母亲囚禁到秦国的前任国都雍城,也就是现在陕西省宝鸡市凤翔一带。

 

赵姬的下场是咎由自取。按道理说赵姬下半生的命运也就是在被软禁中度过了,直到死都不可能离开那个冷冰冰的深宫,毕竟自己给秦国、给秦王政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过了不久以后,赵姬居然被秦王政放出来了,而且秦王政亲自把自己的母亲接回咸阳居住,母子二人也冰释前嫌。

那么谁是赵姬的恩人呢?这个人是一个叫茅焦的齐国人。

当秦王政在车裂了嫪毐,幽禁了母亲赵姬以后,当时立马就有很多人出来劝谏秦王政,你怎么能将自己的母亲幽禁呢?你这是要背上不孝的骂名。但是起初秦王政非常生气,已经明确表态,关于他母亲赵姬的话题,以后不能再议论,这现在已经是个敏感词,谁碰谁死,不但要杀,而且就算你死后还要砍断你的四肢,这当然给朝堂上的大臣明确的警告。

 

但偏偏就有一些不信邪,或者说比较耿直的大臣,纷纷向秦王政进言,无一例外,全都被处死,并且被砍断四肢,人数多达27个人,秦王政为了达到震慑的作用,把这27具尸体摆成一排,这就是下场。可以说单单为赵姬说话被处死的人已经非常多,秦王政的铁腕手段绝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不久以后,第28个人站出来了,最后竟然不可思议的说服了秦王政,把赵姬接回了咸阳,上面也已经提到了,这个人就是齐国人茅焦。

 

那么前面已经有27个人“慷慨赴死”,茅焦为什么要做第28个人呢?茅焦又对秦王政说了什么?秦王政最终为何采纳他的建议放了自己的母亲呢?

当茅焦听说秦王政幽禁了赵姬以后,就请求面见秦王政,秦王政听说了茅焦的来意以后,冷冰冰的对茅焦说:“你没有看见地上躺着的27具尸首吗?”茅焦回答:“我听说天上一共有28星宿,现在已经死了27个,现在就来让我凑够28个吧!”。秦王政听完非常恼火,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茅焦飘了,你现在是在死亡的边缘来回的试探,就让人准备大锅打算烹了他。

 

茅焦看见秦王政非常的生气,自己却显得很平静,叩拜完秦王政以后,就对秦王政说:“我听说活着的人不忌讳讨论死亡,君主也不忌讳讨论灭亡。忌讳讨论死亡的人不会长寿,忌讳讨论国家灭亡的人也不能让国家免掉灭顶之灾。个人生死和国家存亡,都是君主希望听到的事情,你愿意听我说吗?”

“臣闻之:‘有生者不讳其死,有国者不讳其亡;讳亡者不可以得存,讳死者不可以得生。’夫死生存亡之计,明主之所究心也。不审大王欲闻之否?”

茅焦接着说:“大王你本身有非常荒唐的行为,你车裂你的假父,是不仁;扑杀你的兄弟(指赵姬和嫪毐的两个孩子),是不慈;幽禁你的母亲,是不孝;杀害说忠言的大臣,是夏桀和商纣的行为。天下人听说以后,怎么还会到秦国来,我实在是为你担忧啊!”

今大王车裂假父,有不仁之心;囊扑两弟,有不友之名;迁母于椷阳宫,有不孝之行;诛戮谏士,陈尸阙下,有桀纣之治。夫以天下为事,而所行如此,何以服天下乎?

 

 

茅焦说完以后,就解开自己的衣服,准备让秦王政烹了他。

秦王政听完茅焦的话以后,大为震惊和大受震动,扶起了茅焦,并且听进去了茅焦的话。不久以后,秦王政就从雍城接回了自己的母亲,秦王政和赵姬的关系也得以修复,这也让赵姬的晚年有一个比较好的环境。

以至于赵姬被接回咸阳以后,亲自设宴款待茅焦,感谢茅焦。席间对茅焦赞赏有加,她一迭声地称赞说:“先生是天下最正直的大臣。在危急时刻,先生转败为胜,安定秦国的江山社稷,使我们母子重新相会,这都是茅君的功劳啊!”

 

那么为什么前面有27个人的劝谏都失败了,单单茅焦能成功?因为他说到了秦王政的痛处。

秦王政刚刚举行了加冠礼准备亲政,就爆发了嫪毐造反事件,而秦王政虽然年轻,却表现出了雷厉风行、铁腕手段的政治素养,这也注定了秦王政是一个不平凡的国君,将来肯定是要干一番大事的。

而此时的秦国对六国已经具有压倒性优势,从秦孝公变法以后,秦国就不断对六国用兵,不断的蚕食六国的土地,消灭六国的生力军,经过秦孝公、秦惠文王、秦武王、秦昭襄王、秦孝文王和秦庄襄王六代国君的努力,统一天下的历史使命已经落在了秦王政的身上,而年轻的秦王政也已经明白自己的使命就是统一天下。因此对自己统一天下不利的事情,秦王政一定不能做。

 

而茅焦说的话正好戳中了秦王政的痛点,痛点就是天下人听说你是一个不仁、不慈、不孝,和夏桀商纣那样的人以后,谁还会到秦国来辅佐你成就统一天下的大业。

从秦孝公开始,秦国的发展无一例外都用到了六国大量的顶尖人才,比如主持商鞅变法的商鞅,是卫国人;打破合纵提出连横的张仪是魏国人;帮助秦武王拿下宜阳的甘茂是魏国人;提出“远交近攻”的范雎是魏国人;吕不韦是卫国人;一直到最后秦王政用的李斯也是楚国人。可以说秦国的强大离不开六国的人才。

 

因此茅焦直击痛点,说秦王政你如果还是这样做,六国的人才可就不来了啊,六国的人才不敢来了,我看你还怎么统一天下。所以当秦王政听完以后,立马就释放了茅焦,并且拜为上卿,而茅焦本人不是秦国人,是齐国人,这更加说明了秦国的发展离不开六国人才的鼎力相助,这才有了后来秦王政亲自接自己的母亲赵姬回咸阳,免了赵姬的幽禁之苦。

从茅焦和秦王政的对话当中也体现出了说话的艺术,怎么对领导说话领导才能听进去,就是要直击领导的痛点,否则你说了那么多,领导完全无感,那你说的话也就没有任何效力了!

参考文献:《史记吕不韦列传》《史记秦始皇本纪》《东周列国志》《说苑》

 

上一篇:民间奇闻:祸害宫女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