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遭受澳洲野火折磨的无尾熊没有“功能性灭绝”──至少还没有

2019-12-04 09:56:22 来源:www.bjyglc.net 作者:zl001

世界奇闻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遭受澳洲野火折磨的无尾熊没有“功能性灭绝”──至少还没有”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摄于澳洲昆士兰(Queensland)的一只无尾熊。 这种具有代表性的有袋类,栖地的范围广阔,沿着澳洲大陆东部海岸延伸,而当地现在正有许多森林火灾肆虐。 PHO

摄于澳洲昆士兰(Queensland)的一只无尾熊。 这种具有代表性的有袋类,栖地的范围广阔,沿着澳洲大陆东部海岸延伸,而当地现在正有许多森林火灾肆虐。 PHOTOGRAPH BY SUZY ESZTERHAS, MINDEN PICTURES

被救命恩人取名为安玟(Anwen)的雌无尾熊,正在澳洲麦夸利港(Port Macquarie)的无尾熊医院中接受治疗。 蹂躏该地区的森林野火烧伤了牠。 PHOT

被救命恩人取名为安玟(Anwen)的雌无尾熊,正在澳洲麦夸利港(Port Macquarie)的无尾熊医院中接受治疗。 蹂躏该地区的森林野火烧伤了牠。 PHOTOGRAPH BY NATHAN EDWARDS

麦夸利港无尾熊医院的志工在野火蹂躏过无尾熊的主要生育地之后,前往搜寻受伤的无尾熊。 PHOTOGRAPH BY NATHAN EDWARDS

麦夸利港无尾熊医院的志工在野火蹂躏过无尾熊的主要生育地之后,前往搜寻受伤的无尾熊。 PHOTOGRAPH BY NATHAN EDWARDS

无尾熊医院的工作人员照顾受伤的彼得(Peter),牠是一只严重脱水、饱受惊吓,脚掌、脚和耳朵都严重烧伤的雄无尾熊。 如果他能成功复元,就能重返野外。 PHOTO

无尾熊医院的工作人员照顾受伤的彼得(Peter),牠是一只严重脱水、饱受惊吓,脚掌、脚和耳朵都严重烧伤的雄无尾熊。 如果他能成功复元,就能重返野外。 PHOTOGRAP BY NATHAN EDWARDS

无尾熊医院的志工在麦夸利港发生火灾的地区发现了这只无尾熊妈妈和她的宝宝在地上找食物和水。 这对母子被取名为茱莉(Julie)和乔伊(Joey),现在在医院接受照

无尾熊医院的志工在麦夸利港发生火灾的地区发现了这只无尾熊妈妈和她的宝宝在地上找食物和水。 这对母子被取名为茱莉(Julie)和乔伊(Joey),现在在医院接受照顾。 PHOTOGRAPH BY NATHAN EDWARDS

世界奇闻网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ATASHA DALY 编译:钟慧元):正当无尾熊遭受澳洲野火折磨的此时,关于无尾熊步入灭亡的错误讯息也四处扩散。 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部分。

澳洲现正处于提早发生、且前所未见的灾难性火灾季节中。 澳洲东部海岸、从雪梨到拜伦湾(Byron Bay)地区,有几十起森林火灾狂烧,烧毁了房屋、森林,甚至沼泽地,而澳洲最具代表性的动物之一,也成了新闻头条的主角。

烧伤、濒死的无尾熊影像,成了这些火灾死伤的象征。 「牠们是这么无助的小家伙,」澳洲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博士后研究员克里斯廷. 亚当斯-豪斯金(Christine Adams-Hosking)说。 「鸟会飞、袋鼠跳得很快,但无尾熊动作实在太慢了。 牠们基本上就只能被困在那里。 」

这种无法保护自己的动物所遭遇的困境,激起了一片关切──还有一堆混淆的讯息。 在上周末期间,说这种动物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栖地且「功能性灭绝」(functionally extinct)的错误说法,传遍了头条新闻与社群媒体,正好阐释了在危急时刻,错误消息能传播得多快。

无尾熊的保育层级归为易危──只差一步就是濒危了──而报告指出,在野火肆虐的新南韦尔斯(New South Wales)北部地区,已经发现的死亡无尾熊介于350到1000只之间。

但,专家说,我们目睹的并不是一个物种的死亡──还不是。 「我们不会这么快就看到无尾熊灭绝,」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的野生动物保育教授克里斯. 琼森(Chris Johnson)说,「因为许多互相影响的理由,无尾熊的族群会持续衰退,但还没到单一事件就能让牠们全灭的关头上。 」

以下是目前的状况:

为什么这次野火季会让无尾熊这么惨?

碰到火的时候,一切情势似乎都对无尾熊不利。 牠们唯一的抵御方式就是往栖居的尤加利树上更高的地方爬──碰到猛烈的森林大火时,真的是一点用也没有。

尤加利树本身就名列地球上最适应火灾的植物之列,火灾之后可以立刻萌芽、重新生长。 在普通的火灾状况中,火焰通常烧不到树梢,无尾熊也相对不会受什么伤。 我们看到的这波无尾熊死亡高峰,代表着有事情不对劲,塔斯马尼亚大学的消防研究中心主任戴维. 鲍曼(David Bowman)说。

目前这些火灾──大部分是气候变迁和原住民的火灾控制方式逐渐失传所造成的结果──的规模,根据鲍曼的说法,是前所未见的。 「这些火灾烧得特别猛,」他说。

这种树富含油脂,烧起来时温度高、速度快,有时还会爆炸,把火花喷向四面八方好几公尺远处。

这还只是澳洲的春天而已。 「就以森林野火危机来说,这更是火上加油。 」鲍曼说。 他担心到了1月和2月时,状况会更糟糕,因为温度持续上升,而干旱也日益严重。

还剩多少无尾熊?

2016年,专家估计澳洲约有32万9000只无尾熊,这代表过去三个世代以来无尾熊的族群平均衰退了24%。

「无尾熊的族群非常难评估,就算在状况最好的时候,」亚当斯—豪斯金说,因为牠们在澳洲东部的分布范围非常广阔,很怕人,又都待在树上很高的地方。 「有些族群已经在当地灭绝,有些的状况则还不错。 」

无尾熊受到土地开发、食物劣化(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增加,使得尤加利树叶片的营养质量变差)、干旱、犬只攻击和披衣菌(chlamydia)的威胁。

而且,没错,还有火灾。 在受到火灾严重破坏的那些地区,当地的无尾熊族群确实可能无法恢复,「但现在下定论还嫌太早,」亚当斯—豪斯金说。 「我们必须要监测好几年。 」

那这些火灾真的摧毁了无尾熊80%的栖地吗?

并没有。 无尾熊分布的范围很广,扩及整个澳洲的东部海岸地区。 最近发生在新南韦尔斯和昆士兰的森林火灾,涵盖了大约100万公顷的面积,费雪说(也有些估计说面积高达250万公顷),但澳洲东部可以让无尾熊生活的森林地区,其实超过1亿公顷。

不仅如此,塔斯马尼亚大学专攻景观生态学(landscape ecology)的博士后研究员格兰特. 威廉生(Grant Williamson)说,就因为一个地区受到火灾影响,「并不代表那里被『摧毁』了、不再适合无尾熊生存。 」

那无尾熊算是「功能性灭绝」了吗?

「功能性灭绝」指的是当一个物种个体数量不足,再也无法生育未来世代、或影响生态系时。

这些火灾可能害死了很多无尾熊,「但并不足以改变无尾熊这个物种的整体受威胁状态,」费雪说。

新闻头条说无尾熊已经功能性灭绝,似乎是根据2019年稍早时由无尾熊保育团体发出的一份声明。 科学家当时就争论过这件事,现在也持续争论:「无尾熊在某些分布地区的确是受到威胁,但有些地区并没有,」昆士兰大学生物科学院的副教授黛安娜. 费雪(Diana Fisher)说。

对火灾地区、尤其是新南韦尔斯北部某些在地的无尾熊族群来说,火灾的冲击很可能是「灾难性」的,亚当斯—豪斯金说。 在火灾地区的无尾熊可能有三分之一会死亡。

但其他族群,像是在维多利亚州南部的那些,就完全不受这些火灾影响,琼森说。

所以,接下来会怎样?

「这看起来对无尾熊实在是非常不妙,就算是在这些火灾发生之前,」亚当斯—豪斯金说。 虽说牠们受到政府保护──举例来说,杀害无尾熊就是违法的──牠们的栖地非常脆弱,「无尾熊的栖地很少被画为保护区。 几乎通通没有。 」她提出说,政府需要把环境放在经济成长之前。 「在政治力介入之前──而在澳洲,是还没有──对无尾熊来说,处境是不会好转的。 」

同时,位于雪梨北方约400公里、在火灾影响最严重地区之一的麦夸利港无尾熊医院(Port Macquarie Koala Hospital),正积极营救并治疗无尾熊。 根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报导,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救治了至少22只无尾熊。

亚当斯-豪斯金和「地景火」(landscape fire)专家戴维. 鲍曼都认为,除了保护土地以外,开始研究重新野放和迁移无尾熊也是很重要的。 「我们需要拟订计划,并开始调整,」鲍曼说。 「如果我们想要无尾熊,就必须开始照顾牠们。 我们要加快脚步。 」